掃碼關注北京大學深圳研究生院官方微信

首頁 > 南燕新聞 > 正文
從未名湖到深圳灣,從紅樓精神到特區精神——校友代表劉曉春在2021年畢業典禮上的講話
日期:2021-07-12 08:24:18 黨羣工作辦公室 點擊:

尊敬的龔校長,尊敬的詹院長,尊敬的各位老師,親愛的同學們:

今天我非常榮幸,也十分感謝母校邀請我回來和大家共同分享青春之歌,共同分享大家畢業的喜悦。在我們開始交流之前,我還是想恭請我們全場在座的各位同學起立,以你們最熱烈的掌聲向母校、向老師們表示最衷心的感謝!

這也是我的心聲。離開母校很多年,但每次回到母校,不管是到北京還是在深圳的校區,我都充滿親切感。在這個青春的校園,見到這麼多青春的面孔,我們共同暢聊青春的理想,這是何等榮耀、何等高興的事情。每一年的畢業可能大家都有共同的喜悦,但今天和往年的畢業典禮有一點點不一樣,就是今年恰好是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週年,也是我們北大深研院創建二十週年。在這個時刻,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北大紅樓,想起紅樓精神。

大家也許看了新聞,在建黨一百週年的前夕,習近平總書記帶領中央政治局的全體同志們到了北大紅樓,一起重温當年李大釗、陳獨秀等在北大推動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早期傳播、醖釀和籌建中國共產黨的歷史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北大是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和五四運動的策源地,最早在我國傳播馬克思主義思想,也是我們黨在北京早期革命活動的歷史見證地,在建黨過程中具有重要地位。當然,紅樓、紅樓精神在北大歷史上也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,紅樓精神應該可以説已經成為我們北大精神的內核。

那麼,什麼是紅樓精神?可能有些老師和同學都還沒去過紅樓。但是我相信在座大部分同學都看過今年的網紅劇《覺醒年代》,《覺醒年代》生動地演繹了什麼是北大精神,什麼是紅樓精神。

在《覺醒年代》裏面多次出現了關於《新青年》的內容。大家也許記得,陳獨秀先生,咱們北大五四時期的文科學長,在《新青年》上的發刊詞題目是《敬告青年》,裏面講了“新青年”的六個標準:是自主的而非奴隸的、是進步的而非保守的、是進取的而非退隱的、是世界的而非鎖國的、是實利的而非虛文的、是科學的而非想象的。

穿越百年,今天我們大家是不是也一起反思一下,自己是不是達到這個六個標準呢?從我個人的理解而言,陳獨秀先生關於新青年的六個標準,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紅樓精神,也就是:民主、科學、愛國、進步、抗爭、創新、開放、擔當,等等,也許大家有更多的理解。作為校友代表,尤其是在深圳的校友代表,我特別想和大家共同交流一下紅樓精神裏面的創新精神、開放精神以及擔當精神。因為你們所處的深圳經濟特區,也有一個“特區精神”:敢闖敢試、開放包容。這跟創新、開放、擔當精神,應該説在很大程度上是一脈相承的,是息息相關的。也就是説,從紅樓精神到特區精神,我們北大人應該説是有體會的,也應該有這個擔當,我們受到雙重的薰陶,有雙重的擔當。

關於創新,大家知道北大本身就是創新的產物,是改革的產物。1898年戊戌變法,北大是百日維新僅存的碩果。特別是從新文化運動以來,創新成為了北大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。魯迅先生曾説:“北大是常為新的,改進的運動的先鋒,要使中國向着好的,往上的道路走。”中國共產黨本身也是創新的產物,是思想創新和組織創新的產物。北大為中國共產黨的成立提供了理論創新和組織創新的肥沃土壤:一方面,提供了思想,最早促進了馬克思主義思想與中國學生運動、工人運動和革命實踐的緊密結合;另外一個方面,北大也培育了人,培育了先鋒人物,因此誕生了中國共產黨的早期組織。1920年北京共產主義小組成員幾乎全是北大的校友、北大的師生。一大會議的13名代表中,有5名是北大走出去的。當時全國有58名黨員,24名是北大培養出來的;8個地方黨組織,6個是由北大人擔任負責人的。

創新是北大的根,也是深圳經濟特區的魂。特區本身也是改革和創新的成果,並且深圳經濟特區一直以創新為魂,堅持把創新作為城市發展的主導戰略,堅持創新在特區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,應該説沒有創新和改革,就沒有深圳經濟特區的過去,也沒有深圳經濟特區的現在和未來。

再回到立在特區的北大深研院,深研院是創新的北大和創新的特區協同創新的成果。大家從深研院畢業,可以説是“雙重吸納”了北大和深圳經濟特區的創新精神。我相信,創新這個基因能夠跟隨着大家一輩子,就算是走出校門,也能夠成為大家持續發光的永恆動力。

關於開放,我認為紅樓精神同時也是一種開放精神。在新文化運動之中,北大海納百川,蔡元培、陳獨秀、李大釗、魯迅、胡適等,他們本身就是開放思想的化身。我們這樣説,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大多有海外留學的經歷,關鍵是他們的胸懷都體現了開放的思想,這就是蔡元培校長所提倡的“思想自由、兼容幷包”的寫照。

開放同時也是特區精神的特質之一。新時期的特區精神是“敢闖敢試、開放包容”,思想的源頭是有跡可循的,跟北大紅樓的開放精神可以説是一脈相承。深圳經濟特區本身作為開放的產物,可以説沒有中國的對外開放,就沒有深圳經濟特區。在去年深圳經濟特區建立四十週年大會上,習近平總書記也提到,深圳經濟特區要鋭意開拓,全面擴大開放,而且,中央要求特區成為先行示範區。

所以我相信,經過北大和特區開放精神的“雙重薰陶”、“雙重感染”,作為北大深研院的學生,在走出校門之後,大家能夠以更加開放的精神狀態,投入到大開放的新時代裏,把百年紅樓精神和新時代特區精神融會貫通,無論是在特區、先行示範區和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中,還是在其他地區、其他領域的奮鬥中,都能夠秉持開放和包容的精神。

第三種紅樓精神,是擔當精神。我想到了李大釗曾經奮筆疾書一副對聯:“鐵肩擔道義,妙手著文章”。一百多年來,我們多少校友為中國民族解放、國家建設和社會進步獻出了他們的智慧、汗水甚至是鮮血,高度體現了北大紅樓的擔當精神,這種擔當精神也構成了我們國家精神的百年脊樑。

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歷史交匯期,同樣召喚我們責任擔當的精神意志。我們北大人不僅要有“著文章”的“妙手”,更要有“擔道義”的“鐵肩”,我們不做精緻的利己主義者,而要為社會進步而擔起責任,這是我們北大人的精神特質。

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使命。我們腳下的這座城市,深圳正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,這是繼興辦經濟特區後深圳迎來的又一重大歷史性機遇。深圳進入了粵港澳大灣區、先行示範區“雙區”驅動,深圳經濟特區、深圳先行示範區“雙區”疊加的黃金髮展期,也為富有擔當精神北大學子提供了擔當使命、施展拳腳的更大舞台。當然,好男兒志在四方,並不一定都留在大灣區,但無論大家走到何方,我想都不會忘卻北大人的擔當精神,都能一如既往地追求真理、燃燒理想。

總之,創新、開放、擔當,既屬於我們北大的紅樓精神,也屬於新時代的特區精神。從精神層面來説,北大遠遠不限於一座園子、一棟大樓,從未名湖到深圳灣,從北大紅樓到南國燕園,北大精神、紅樓精神飛越時空,貫穿你我,我很自豪能夠和大家共勉。當然,如果有可能,作為一名普通的校友代表,我也希望每一屆北大新生,包括在北京校區的新生,也包括在深圳校區的新生,都有機會集體回到北大沙灘紅樓,回到我們北大出發的地方。北大不僅在燕園,北大也不僅在深圳,在北大精神所到達的地方,我們都能感受到北大,而這精神的源頭,在北大紅樓。所以,我真心希望咱們畢業的同學,更希望將來的新生,如果有條件的話,能夠由學校組織參觀咱們的紅樓。

在結束我今天和同學們的交流之前,我想起《覺醒年代》的一些感人片段。因為工作原因,我只能是在每天下班之後看回放這部電視劇。很多集讓我都很感動,包括蔡元培校長三顧茅廬,在大雪紛飛的時候去迎聘陳獨秀先生;包括在第四十三集,陳獨秀、李大釗和胡適三人因為有不同的追求而分道揚鑣,但君子之交,和而不同,這就是開放和包容。第三十八集的一個片段,我今天一定要跟大家分享:當時陳獨秀已經決意要離開北大,蔡元培老校長百般挽留未果。蔡元培飽含深情地説:“當年大雪紛飛,我迎先生到北大來;如今天涼入秋,我卻要送先生離開。仲甫,我堅信你是北大的人,北大和我蔡元培都是你仲甫的後盾。”我為這個片段而深深感動。

借用蔡校長的話,我也想跟各位將要走出校門的同學説:幾年前,你們考進北大,到這裏來深造;而今卻要走出校門,奔赴四方,你們永遠不會孤獨,北大、北大的老師和我們各方的校友,都永遠會是你們堅實的後盾。

謝謝大家,祝福大家。

專題報道
2021
05月
18
2021-05-18
在北京大學深圳研究生院的“科研動態”專欄裏,幾乎每個月都能夠看見類似的報道——新...
查看更多
近期熱點
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長於洋一行來我院調研